天涯招考網 >范文 > 黨團范文 > 疫情對中國就業的沖擊有多大

疫情對中國就業的沖擊有多大

更新時間:2020-06-18 來源:黨團范文 點擊:

【www.sxglf.cn--黨團范文】

  “莫道浮云終蔽日,嚴冬過盡綻春蕾”,在這場庚子年初的“大考”里,面對肆無忌憚的新冠狀病毒,我們有固若金湯、堅不可摧的戰斗堡壘,有堅守崗位、靠前指揮的黨員干部,有萬眾一心、眾志成城的人民群眾,這場“戰疫”必勝,中國必勝!以下是天涯招考網分享的疫情對中國就業的沖擊有多大,希望能幫助到大家!

  疫情對中國就業的沖擊有多大

  2020年2月中國各行業相繼復工,家住湖北省黃岡市的李光(化名)卻收到公司寄來的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他所在的企業由于運營成本壓力,在未提及補償的情況下將他解雇。在新冠疫情的沖擊下,與李光一樣驟然失去工作的人不在少數。

  4月17日,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一季度全國城鎮新增就業人員229萬人;3月份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為5.9%,比2月份下降0.3個百分點。其中25-59歲群體人口調查失業率為5.4%,低于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0.5個百分點,比上月下降0.2個百分點。31個大城市城鎮調查失業率為5.7%,與上月持平。

  根據此前數據,2月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為6.2%,相較1月的5.3%提高了將近一個百分點,是自2018年使用城鎮調查失業率指標取代原本城鎮登記失業率以來的最高值。

  可以注意到,穩就業、保障失業人員生活成了當下減少失業率上升影響的一體兩面.4月10日,人社部失業保險司司長桂楨表示,國務院實施了三項新舉措保障失業人員生活:一是對領取失業保險金期滿仍未就業且距法定退休年齡不足一年的,將發放失業保險金至其退休;二是向領取失業保險金期滿仍未就業、不符合領取失業保險金條件的參保失業人員發放6個月的失業補助金;三是在今年3月到6月,對領取失業保險金和失業補助金的人員雙倍發放價格臨時補貼。

  3月18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強化穩就業舉措的實施意見》,該文件提出了不少新舉措扶持企業:一是階段性減免社保費,據人社部副部長游鈞介紹,2月共為企業減免養老、失業、工傷三項單位繳費共1239億元,預計2至6月減免額度將超過5000億元;二是對不裁員或少裁員的中小微企業,失業保險費返還標準由原來的企業及其職工上年度繳納的50%,提高到最高100%。

  除了新增失業人員,今年高校畢業生規模亦達到874萬的歷史新高。上述文件便明確要求國有企事業單位、基層服務項目擴大招聘規模,加大對中小微企業招用高校畢業生的資金激勵,拓展創業擔保貸款政策的覆蓋范圍等,意欲吸納這部分新增求職人口。

  擴就業舉措頻頻,失業人員似乎也擁有失業保險金、失業救助金、價格臨時補貼等多重保障。那么,目前中國失業規模到底多大?疫情對于就業的沖擊會持續多久?不斷加碼的各類補助是否會給財政帶來挑戰?

  實際失業率可能更高

  根據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2月,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為6.2%,相較1月的5.3%提高了將近一個百分點,是自2018年使用城鎮調查失業率指標取代原本城鎮登記失業率以來的最高值。3月份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有所下降,為5.9%。

  關于整體失業人數的計算,中國人民大學勞動人事學院院長楊偉國向《財經》雜志記者表示,準確的計算方式是以城鎮就業人口和失業人口之和乘以城鎮調查失業率,所得即為整體失業人數。

  按此計算,2019年年末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為5.2%,可得出城鎮就業率為94.8%,國家統計局發布的2019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顯示,2019年年末全國就業人員約7.7億,其中城鎮就業人員約4.4億。以4.4億城鎮就業人口計,可得出2019年年底城鎮就業人口和失業人口之和約為4.6億,乘以3月的城鎮調查失業率5.9%,可得知3月底全國失業人口規模約2714萬。

  “一般自然失業率為4%,中國以往城鎮調查失業率大約都在5%左右,以這次疫情的沖擊強度,這一失業規模其實并不算大。”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微觀經濟學研究室主任王震向《財經》記者表示。然而,王震亦指出,由于城鎮調查失業率未能覆蓋全部就業群體,因此實際失業率可能更高。

  城鎮調查失業率是通過抽樣調查推算所得的失業人口占全部城鎮勞動力的比重。2013年,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英國《金融時報》發表署名文章,是中國首次向外公開調查失業率相關數據。2018年4月,城鎮調查失業率正式成為國家統計局每月評估全國就業情況的關鍵指標。

  然而,由于城鎮調查失業率不覆蓋個體工商戶、小微企業、靈活就業人群,因此其并不能完全反映中國實際失業規模。“我們一整套統計制度,其實都基于標準工業化的就業方式,即正規就業,而大量的靈活就業、個體經營戶并未覆蓋。其中,城鎮個體就業人員占全部城鎮就業人員的比重約24%,除了城鎮人口外,還有約2.6億的農民工,其中1.7億農民工外出就業,由于流動性強,這部分人群難以納入統計,而他們的就業受此次疫情影響最大。”王震向《財經》記者分析道。

  一邊是失業規模擴大的潛在壓力,另一邊,中國今年還將新增874萬的高校畢業求職人口,失業率是否還會上升?中國今年的就業形勢如何?

  暫不會出現大規模失業潮

  從宏觀規劃來看,每年“兩會”期間公開的政府工作報告都會提及當年的新增就業目標。由于新冠疫情影響,2020年中國“兩會”時間暫未確定,但從往年的新增就業情況來看,今年政府層面在實現新增就業指標上似乎并無太大壓力。

  2020年是“十三五”規劃的收官之年,按照規劃,“十三五”期間將實現5000萬的新增就業目標。根據國家統計局公開的數據計算,2016年至2019年已實現5378萬新增就業的規模,這意味著結合疫情的考慮,今年在制定新增就業目標上將更具彈性。

  智聯招聘在4月8日發布的《2020年春季中國雇主需求與白領人才供給報告》顯示,2020年春季求職期,全國人才求職競爭指數(競爭指數=收到的簡歷投遞量/發布的職位數量)為46.3,這意味著在全國范圍內平均每46.3人競爭一個崗位,競爭指數環比提高11.8。

  從企業性質看,民營企業由于職位發布數同比下降46.9%,小微企業招聘需求大幅收縮,在簡歷投遞數同比下降45.0%的情況下,競爭同比加劇。相較之下,國企職位供給相對穩定。

  從產業結構看,相比農業和制造業,由于服務業的生產和消費過程同時進行,對人群的聚集有更高要求,因此服務業無疑成了此次新冠疫情沖擊最直接的領域,主要集中在旅游、酒店餐飲和文體娛樂等行業,特別是中小企業、小微企業和個體經營者等抵御風險較弱的市場主體。

  4月14日,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寧吉喆發表署名文章指出,1月-2月,服務業生產指數同比下降13%,其中住宿和餐飲業、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批發和零售業下降幅度較大。

  有學者向《財經》記者表示,盡管目前從城鎮調查失業率上看,無法體現出疫情對整體就業的實際沖擊力度,但由于疫情會帶來產業結構變化,對整體就業的影響將在今后逐漸顯現。“疫情對就業的沖擊至少持續一年,而其帶來的結構性變化對就業的影響是長期的。”這名學者表示。

  此外,由于全球疫情蔓延導致的經濟惡化,外貿領域也正面臨著增長壓力。4月14日,中國海關總署公布外貿進出口數據:盡管3月中國進出口回升,同比下降0.8%,降幅較1月-2月收窄8.7個百分點,但整體來看,2020年一季度中國貨物貿易進出口總值6.57萬億元,比去年同期下降6.4%。

  “大部分勞動密集型出口企業會受到很大影響,我曾到東部沿海調查出口企業,很多企業的利潤微薄,它們的勞動力人均成本只要再上升1分錢,就會面臨倒閉的境遇,疫情的沖擊無疑加速了這部分企業的退出。”王震對《財經》記者說。

  盡管疫情沖擊帶來就業增長壓力,但多名學者向《財經》記者表示,一方面,國內復工復產進程加速,就業情況會逐漸好轉,另一方面,政策層面可調節的余地和工具很多,中國經濟存在一塊很大的“腹地”,“對于農民工來說,實在不行可以回家鄉務農,這是中國與其他國家情況不一樣的地方。因此即使失業規模增大,也不會出現大規模的失業潮”。王震說。

  企查查大數據顯示,盡管2月-3月所有行業的招聘崗位數量均不及2019年同期的數量,但3月較2月新增崗位環比增長273%。復工復產提速帶來了招聘需求。

  楊偉國向《財經》記者表示,失業率走勢應從三方面著手考慮。一是從市場機制層面上看,疫情期間存在大量維持勞動雇傭關系,但沒有實質工作進展的情況,這部分人群的勞動關系維持的時間,以及疫情后的補償性增長情況將影響失業率;二是從社會層面看,在市場條件下,以往一些基層服務型崗位往往難以得到滿足,這一時期這類崗位會吸納一部分勞動人口,降低失業率;三是國家層面通過鼓勵參軍、擴大研究生招生規模、專升本規模,延緩部分人的就業需求。“本身要找工作的人退出勞動市場,實際也是降低失業率。”楊偉國說。

  失業救濟存在“漏出”群體

  目前,涉及失業救濟的資金主要來自社會保險體制,即失業保險金,此外還有失業補助金、價格臨時補貼和一次性生活補助等。其中,失業人員的相關支出從失業保險基金中列支,階段性提高的價格臨時補貼標準,增支的部分中央財政將按照東部地區30%,中部地區60%,西部地區80%的比例進行補助。

  4月10日,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會上,據桂楨介紹,截至3月底,全國已經向230萬名失業人員發放失業保險金93億元,代繳醫療保險費20億元,發放價格臨時補貼6億元,向6.7萬名失業農民合同制工人發放了一次性生活補助4.1億元。

  根據人社部公布的最新數據,截至2018年底,全年失業保險基金收入1171億元,支出915億元,年末累計結存5817億元,相較之下,目前失業保險基金支出并不多。

  “無論是失業保險基金支出,還是救濟金給財政帶來的壓力其實都不算大,原因在于中國整個的就業保護和社會保障系統,瞄準的都是正規就業人員,大量非正規就業的人并未覆蓋,例如個體經營戶、靈活就業人員等。此外,失業保險的參保率并不高,2018年底,城鎮就業人員中僅約45%的失業保險參保率,一半都不到。”王震告訴《財經》記者。

  大量城鎮就業人員游離于正規的就業保護和社保體系之外。可以注意到,除了失業保險金,失業補助金的領取資格為不符合法定領取失業保險金條件的參保失業人員,而價格臨時補貼,面向的人群為領取失業保險金和失業補助金的人群,目前的失業救濟存在大量“漏出”群體。“疫情期間暴露了中國就業保護和社保體系存在漏洞和發展困境,而靈活就業顯然在疫情期更為活躍,提供了不少就業機會。”王震表示。

  由于疫情期間人口流動減少,民眾更傾向于在省內尋找短期替代性的工作。根據美團公布的數據,1月20日至3月18日,美團新注冊騎手33.6萬人,這些新注冊騎手半數以上為本省居民。

  “零工經濟意味著未來民眾更多元的就業選擇,但政策對其發展將會有很大影響,目前社會保障只能來源于員工跟某一家公司簽的勞動合同,而這些外賣員、快遞員更多是與平臺形成合作關系,而非傳統的雇傭勞動關系。”楊偉國向《財經》記者表示。

  對此,王震建議,傳統社會保障和就業保護從政府、到企業,再到員工的治理鏈條應該轉變,變為政府、到社區,再到個人的模式。“為何此次疫情管控能具體到個人?社區發揮了很大的作用,社會保障體系治理鏈條可從中獲得啟示”。

  疫情對中國就業的沖擊有多大

  疫情對勞動力市場沖擊有多大?企業對人才需求有哪些新變化?一份新出爐的報告給出詳細解讀。小微企業、外商合資或獨資企業的就業受疫情沖擊較大;低收入人群一旦失去工作更不容易找到工作。報告提醒解決小微企業、外商合資或獨資企業的就業問題最為緊迫。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一份最新出爐的報告顯示:一季度招聘公司數量沒有顯著變化,但招聘職位和人數同比均下降27%左右;低收入群體就業受疫情影響最大;職位需求下降幅度和經驗要求成“倒U型”關系,1年-3年工作經驗的求職人員面臨更大壓力。自3月開始,2020年與2019年每日職位發布數量的差距慢慢縮小,表明隨著疫情的穩定和企業復工,企業開始逐漸恢復人才招聘。但是從疫情開始到疫情穩定之間每日損失的職位數量暫時還未得到彌補。每日職位發布數量是否會繼續回升?甚至已經失去的職位數量未來是否會得到補償?都有待進一步觀察。

  4月15日,《新冠疫情對勞動力市場、中國及全球產業鏈的影響—基于招聘大數據的分析和預測》報告正式發布,該報告對100萬+家企業、2300萬條+職位數據進行研究和解讀。該研究報告由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盧海教授及其研究團隊,在智聯招聘數據團隊的支持下完成,詳細調查了2020年一季度中國勞動力市場受新冠疫情影響的狀況和面臨的挑戰。

  該報告建議,對低收入的失業群體應提供一段時間的直接補貼;在政策支持高校畢業生的同時,要關注具有短暫全職工作經驗的求職者。同時提醒,吸納就業最多的小微企業和全球生產鏈密切相關的外商合資或獨資企業的就業下降問題值得關注。

  不同行業就業下降幅度不同

  本報告分析了智聯招聘2020年一季度(1月-3月)所有的招聘廣告數據,并與2019年同期的數據進行了比較。疫情影響下,發布招聘廣告的公司數目同比并沒有減少,而是略微有所增加。但是,招聘職位數2020年第一季度相對于2019年同期下降了27.8%,招聘人數同比下降了26.8%。無論是招聘職位數還是招聘人數,在此次疫情下,都下降了較大的比例,即27%左右。

  疫情對各行業的影響有較大差異。從智聯招聘提供的一級行業在2020年一季度發布的職位數量相對于2019年同期的變化看,所有行業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疫情的影響,職位數相比2019年都有所下降。但是各行業之間差異明顯。調查顯示:文化傳媒行業和服務業受影響最大,招聘職位數下降幅度超過了40%。其次是文體教育業、IT互聯網行業、金融業和貿易批發零售行業,下降幅度在30%到40%之間。農林牧漁業和生產制造業下降幅度在20%到30%之間,房地產、交通運輸和商業服務業受疫情影響相對較小,在10%到20%之間。受影響最小的行業是政府非盈利機構和能源礦產行業,職位數相對2019年下降比例低于10%。

  

 

  圖示:疫情對各行業的影響有很大的差異。圖表展示智聯招聘提供的一級行業在2020年一季度發布的職位數量相對于2019年同期的變化。

  該報告比較了2020年和2019年春節前后各行業職位發布的恢復情況。2020年和2019年各行業在春節復工后(2月11日之后)平均每日發布的職位數量和春節前(農歷大年廿八前)平均每日職位數量的倍數。若沒有疫情影響,專家預期兩年間的春節前后日均職位倍數沒有差別。2019年所有的行業在春節后的日均職位數量都是春節前的日均職位數量的4倍左右,不同行業可能由于季節性原因略微有所差別。但是,2020年的所有的行業的春節前后日均職位倍數都比2019年低,且都小于3倍。表明受疫情影響,各行業在春節后招聘需求都沒有恢復到往年同期的正常水平。

  文體教育、服務業和文化傳媒行業依舊是受疫情影響最為嚴重的三個行業。能源行業和政府非盈利機構依舊是受影響最小的兩個行業。

  

 

  不同規模企業的就業冰火兩重天

  報告認為,不同規模的企業在2020年一季度的職位數量相對于2019年同期的下降比例。可以明顯發現,規模越小的企業,受疫情的影響越大,職位數的下降幅度越高。

  雇員規模在100人以下的小微企業,職位數目下降超過了30%。雇員規模在100人-1000人的企業,平均職位數下降比例為20%-30%之間。而雇員規模超過了1000人的企業,受疫情影響最小,但是職位數目依舊下降超10%。

  

 

  調查顯示, 雇員規模在100人以下的企業,平均公司數量在兩年間呈下降趨勢,其中雇員規模在20人以下的企業數量減少了20%。相反地,雇員規模在100人以上的企業數量在2020年第一季度相比去年同期有所增加,其中雇員規模在1000人以上的企業數量增加超過了40%。

  

 

  圖五和圖六表明新冠疫情對不同規模的企業的影響差異較大,受影響最大的是那些最為脆弱的小微企業。

  在疫情面前,小微企業的招聘需求下降幅度最大,下降一部分來源于存活的公司減少了用工,另一部分則來源于部分小微企業停止了招聘。但是,目前的數據還無法證明這些企業是否沒有挺過這次疫情,被迫倒閉。

  不同薪酬職位受疫情影響差異大

  不同薪酬的職位受疫情影響的大小不同。疫情對不同薪酬職位的影響有非常明顯的趨勢,薪酬越低的職位,2020年一季度職位數量同比下降比例越高。對于月薪低于4000元的職位,職位數下降比例高達44%。而對于月薪超過15000元的職位,下降比例僅為12%。低收入人群受疫情的影響最大,這些低收入人群一旦失去工作,更不容易找到工作。

  

 

  關注高校畢業生就業,“裸辭”需謹慎

  此次疫情對高校畢業生就業的影響引發了極大的關注,教育部也相應出臺了系列措施和指導意見。報告調查發現,職位數下降的比例和經驗需求呈倒U型的關系。不需要工作經驗的職位需求下降相對較小,僅僅下降了11%。對比而言,那些已經有過一定的工作經驗(1年-5年)的職位需求下降最多,均超過了15%。而對于有較長工作經驗(超過5年)的職位數目下降較少。

  因此,數據分析結果顯示,高校畢業生相對來講受到的影響較小。此次疫情中,受到影響最大的是那些有少量工作經驗,近期準備跳槽的求職者。這些求職者更有可能找不到工作。因此,“裸辭”需謹慎。

  

 

  對于某些行業,在總體數據和本科畢業生數據中呈現出明顯的不同。例如,在總體數據中,金融業下降比例是第五高的,而在針對本科畢業生的數據中,金融業成為了下降最多的行業。IT互聯網行業在總體數據中,下降比例排名第四,僅次于文體教育、文化傳媒和服務業。但是在針對本科畢業生的職位招聘中,IT互聯網下降比例相對較小,處于中間的位置。

  該報告的這一發現可以為2020年本科畢業生在不同行業求職過程中可能面臨的競爭激烈程度提供線索,也可能對即將在2020年參加高考的高中畢業生選擇本科專業時的就業預期有所啟示。

  

 

  據了解,今年874萬高校畢業生就業引起了人們的極大關注,教育部也相應出臺了系列重要措施和指導意見。但是,對不需要經驗的本科畢業生的市場需求雖有下降,但更嚴峻的是有1-3年工作經驗的群體。這是一個最容易失業的群體,職位需求下降最快說明如果失業,他們更加不容易找到工作。因此,報告建議,國家在關心畢業生的同時,同樣要需要關心已經畢業數年但失去工作的這一群體。

  該報告描述統計結果表明,中國勞動力市場在2020年一季度受到疫情的嚴重影響,招聘職位的數目同比下降27%,受影響程度和行業類型,企業規模,企業性質等因素高度相關。3月招聘的逐漸恢復和招聘企業數目沒有下降的事實反映了經濟活動漸趨正常,也反映了企業穩就業的努力。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盧海教授告訴《財經》記者,數據揭示的一些嚴峻事實希望能為政策決策者提供參考。譬如,小微和外資、合資企業需要在政策上特別關注。針對小微企業受疫情影響最大,外商獨資和合資企業的招聘需求下降的新變化,建議盡快出臺精準落地的政策,做到防患于未然。對低收入失業群體應在經濟層面得到政策救助,可以考慮在一段時間內給予直接補貼。

  報告提出的政策建議,因為發現小微企業和外商合資或獨資企業受疫情影響較大,這進一步提醒解決很多就業的小微企業和全球生產鏈密切相關的外商合資或獨資企業需要得到更大強度的精準的政策支持。

  疫情對中國就業的沖擊有多大

  4月17日,國新辦就2020年一季度國民經濟運行情況舉行新聞發布會,針對GDP增長目標、物價漲幅、就業形勢、社會消費等熱點話題,國家統計局國民經濟綜合統計司司長、新聞發言人毛盛勇一一進行回應。

  談經濟走勢:長期向好的趨勢沒有變

  毛盛勇指出,中國經濟長期向好的趨勢沒有變。疫情是突發公共事件,支撐中國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條件和基本因素沒有變。中國市場規模大、成長快、潛力充裕的基本特點不會改變。從要素支撐來看,產業基礎比較好,配套能力比較強,勞動力比較充裕,人力資本不斷積累,還有物流、交通設施等效率都比較好,這些能夠有效支撐經濟的中長期增長。同時,持續不斷深化改革開放,推動創新,不斷激發經濟的內生動力、潛力和活力。

  毛盛勇強調,中國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不會因為疫情短期的沖擊就發生變化,一季度經濟總量下降6.8%,我們要用平常的心來看待,要綜合疫情沖擊、外部環境變化、自身產業體系優勢長期向好的基本面來看。

  談就業形勢:沒有發生大規模裁員

  毛盛勇介紹,隨著生產生活秩序逐步恢復,就業形勢總體是平穩的,3月份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是5.9%,比2月份降低了0.3個百分點。25到59歲的就業主體人群調查失業率是5.4%,比上月降低了0.2個百分點。我們也可以看到,盡管疫情沖擊嚴重,但全國沒有發生大規模裁員的情況,就業形勢總體平穩。

  毛盛勇稱,今年國家一直在推出就業優先的政策,并不斷加大落實力度。一方面,千方百計幫扶企業渡過難關,通過穩企業、穩經濟,穩住就業的基本盤;另一方面,加大對重點群體的幫扶,比如增加對農民工的就業培訓,幫扶他們返鄉創業。下一步,還要繼續靈活推動就業和創業創新。總的來看,還要用更大力度推動就業總體平穩。

  談物價:食品價格漲幅回落

  毛盛勇坦言,從價格來看,3月份居民消費價格(CPI)漲幅是回落的,CPI環比由上月上漲0.8%轉為下降1.2%,當月CPI同比上漲4.3%,比上月回落了0.9個百分點,整個一季度CPI的漲幅是4.9%,比1-2月份回落了0.4個百分點。

  毛盛勇解釋道,居民消費價格漲幅回落的主要原因是食品價格漲幅回落,特別是包括豬肉在內的食品價格同比價格漲幅回落、環比下降。這樣的結果說明食品供應比較充裕、社會物流比較暢通。

  談網絡零售:新型消費會表現更加強勁

  毛盛勇指出,中國的消費潛力是比較大的,只不過這段時間由于疫情的原因,大家的外出活動有所減少。下一階段,消費潛力會逐步釋放出來,比如新型消費形態增長更快,互聯網消費形勢增長更好。整體來說,前期被壓抑的消費,后期會不斷釋放出來,會得到一定程度的回補,新型消費會表現更加強勁。

  毛盛勇表示,網絡相關的消費新業態表現得更加強勁。互聯網應用越來越廣泛,已經深入影響人們的生產生活行為。網上消費速度增長相對更加快一些,占總體消費的比重還會逐步提升,這是一個基本的發展方向。

  談糧食:把飯碗端在自己手中沒有問題

  毛盛勇表示,農業生產形勢良好。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春耕春播有序推進,沒有受到疫情的影響。占夏糧90%以上的冬小麥目前漲勢良好,根據調查,全國一些種糧大省糧食意向播種面積保持增長,這也改變了過去連續多年下降的局面。所以,綜合這些情況來看,再加上當前農業生產條件、農業生產形勢總體有利,這也為全年糧食豐收創造了比較良好的條件。

  毛盛勇強調,當前糧食價格總體平穩。2019年糧食產量創下歷史新高,現在我國糧食自給率非常高,庫存還很充裕。所以,從糧食的供求情況來看,一季度疫情影響這么大,糧食價格仍總體平穩,包括武漢在內的一些疫情重點地區的價格都沒有出現大的波動。一季度糧食價格同比上漲0.6%,如果從3月份來看,糧食價格同比上漲0.7%,都是小幅上漲,環比持平。這一方面說明我國糧食供應能力強,另外一方面說明市場供求關系總體是穩定的。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把飯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是沒有什么問題的。

本文來源:http://www.sxglf.cn/fanwen/144467/

為您推薦

京ICP備18066668號

CopyRight 1996-2018 http://www.sxglf.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天涯招考網 版權所有

国家有一分钟的彩票